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技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电影 -> 电影评论
 

不如没有《幸福时光》

2001年1月21日10:54:0 网易报道 yuyu

  当冯小刚的《甲方乙方》、《不见不散》开创了大陆贺岁片之先河之后,贺岁片风便顿时大兴其道。“贺岁片大战”也许是今年这个电影界惨淡的“小年”,电影人可能带给观众们唯一的“刺激”了。

  就连张艺谋这样的老大级人物也以《幸福时光》来凑凑热闹,可惜看完电影,才知道大上其当,且不说别的,不知是媒体的误导,还是张艺谋和他的投资人的误识。反正看完《幸福时光》大家都断定它绝不是一部贺岁片。不管贺岁片究竟始于何地、何时,但大陆的这一潮流一定校仿自香港的贺岁片传统应该是肯定的。看看《家有喜事》这样的经典之作,也许应该把贺岁片定义最大限度地网罗当红的明星为班底,纯搞笑的喜闹剧。我们也就可以看出《幸福时光》,充其量只不过是赶抢在新年前后上市罢了,只不过是想借“贺岁”之类的词儿说说事儿罢了!

  这是国宝级导演张艺谋第二次涉猎喜剧题材,第一次有这种倾向的《有话好好说》应该说,以毫无根据、莫名其妙的疯狂晃动(这种“晃动”被业内批评家以“毫无感情与感觉”而区别于王家卫之“晃动”)的影片形式,以及极端的故事情节完成了其喜剧效果。《幸福时光》以赵本山的出演,确定了“喜剧”范畴,但我们不难看出张导演喜剧功底的严重不足,以及在“赵本山式”的喜剧风格的“淋漓尽致”面前的失控。同时也许是影片中“喜剧因素”与“悲剧因素”的混合与夹杂的比例,离理想的“黄金分割”相去甚远,而使我周围的观众从看电影时的“又哭又笑,八脸放炮”,到看完电影后回味时心里很不是滋味无奈地摇着头。

  这是也是导演张艺谋第二次以“城市题材”贯以他的影片。第一次还是那部有效仿王家卫之嫌的《有话好好说》。从这两部影片我们已经能够明显地看出,张导演其实并不知“城市”为何物。他的“努力”依旧仅局限于,“符号化”的人物、“概念化”的情节——没文化的书贩子、蛮横的大款儿、贫穷儒弱的知识分子、性感骄傲的倩女;以及一段由追求女孩子惹出的乱子。工厂老工人下岗——这是“城市”;“幸福时光小屋”“服务于”没有地方谈恋爱的年轻人——这是“城市”;老赵为了娶老婆而做“好事”——这是“城市”;工厂里的按摩室——这是“城市”;“幸福时光小屋”“按摩室”分别“毁灭”于不可逆转的吊车与推土机——这是“城市”。

  且不说,瘦弱、可人儿的董洁在“虚拟”的按摩室里,轮番儿给几个老头儿“按摩”会给观众带来什么心理反应;且不说,楚楚可怜又看不见的董洁“欣喜”地摸着一张张牛皮纸会给观众带来什么心灵感受。单说影片结尾处的煽情高潮,张艺谋让老赵在“轰隆隆”的推土机声中,深情地念着一封“假”信,给“一无所知”地董洁编织了美好的未来。这应该已经不是张艺谋导演的第一个“梦”了。《一个都不能少》中的魏敏芝的“执着”源起于五十块钱的工资,在影片的结尾处被导演“艺术”地以“希望工程”温暖的“梦”所代替了。观众们这一次依旧会带着命苦可怜的董洁终于遇到了好人老赵,她的眼睛也终有一日会被治好的(尽管老赵的现状与未来并不乐观,)。这使我们欣慰地看到以历史题材见长的第五代旗手,张艺谋导演对“现实生活中普通平民”(张艺谋自己如此称)关注的同时,又不由地凭添了几分忧虑,这种“企图”触摸、提出问题却又猛地缩回手、迂回地转化的方式,不知道是有着特殊经历的这一代导演的理智之举,还是张艺谋体制中存活现实体裁的明智之举。总之,“直面”与“逃避”现实的两难境地使导演们“聪明”了!其实,我们并不是苛刻地要求,任何一个导演能替社会“解决”什么,但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要么你不去触及,要么你应该敢于给观众,更给自己一个“看似合理”的“答案”作结。

  中国电影曾经特有的功能性,使许多中国导演一直至今还沉溺于一些毫无探讨意义的问题,象什么电影“商业性”;商业电影与艺术电影的分界与区别等问题的探讨之中。张艺谋导演作为曾经的扛着“艺术电影”的旗手,更作为自主地选择“商业电影”之路的他,应该已经“顺利”地渡过了这一关,他不但因为成功地把自己的影片炒作成“墙里墙外同时香”,从而成为国际、国内电影节上,代表中国电影的典范;更把每一位他电影中的女主角儿都炒作成国际名星,而被人誉为“中国第一大演员经纪人”;同时更为有效地把“自己”炒作成为一个足矣吸引观众们买票进影院的品牌……张艺谋是幸运的,他可以把“自己”的“事业”在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的电影界,在名与利,政府与观众,票房与奖项之间运筹为帷。

  “名”、“利”与上台领奖等等这些,对于张艺谋来说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吸引力了;对他而言拍片的投资困难也应该不再存在了,愿意给他投资的资金应该都排着队呢。但是当我们失望地看到自《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之后,他的作品一次次给我们带来的失望,我们在反省是不是我们对他太苛刻了?是不是现今中国社会的经济、文化条件不适合产生大师级人物,更不适合优秀作品的出现?是不是他真如另一文化名人所说,“因为才气已尽早已不负盛名的他,却又因要养活一大群人,而不得不硬扛着”? 

 电影论坛
相关文章:
  • 《幸福时光》:错得一塌糊涂
  • 第一次体味《幸福时光》
  • 董洁专访:幸福时光印象记
  • 饶了我吧,大师
  • Cast Away:真实寓言
  • 张艺谋的“荒芜英雄路”
  • Liar专栏:在欧洲寻找电影(连载一)
  • 《薰衣草》与天使的种种
  • 全新俄国片观影经验:《婚礼》
  • 热力推荐:
  • 打便宜的越洋电话回家里
  • 假期买电脑,帮你省着花
  • 每分钟只需1分钱的上网卡
  • 中国航天倒记时
  • 全球最愚蠢的科技新品
  • 预测未来一百年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