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技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娱乐圈 -> 大陆  

舒高:长沙最时髦的女郎

2001年04月04日09:19:01 南方都市报 谢晓

  在人来人往的办公室里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在冬意浓浓的长沙城里,像她这样还穿着裙子的姑娘绝对算是时髦女郎了。她刚见到我时并不像电话里那么热情洋溢,采访开始后我才将之理解为她所说的对待媒体的低调,她说不希望让人家认为是靠这些来出名,而要靠实力。一场谈话下来,她的自信与魅力完全掩饰不住地散发出来,但我仍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她太明了事业生活中的孰轻孰重——“做人比做事更重要”;她也太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目前的名气与位置——“如果我看重名利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脚踏实地”。她太聪明了,如果不是那次“偶然”,如果不是她成功地把握住了机遇,她现在或许还只是歌舞剧院的一名小歌星。现在她反倒想念起学音乐的日子,当歌星出专辑的愿望也不再是什么梦想,她一出声,不知有多少大小唱片公司争着抢着为她包装,而且她的身份不是歌星,变成了多才多艺的主持人。

  来历——大学也学的是音乐专业,我认为自己在这方面是很有天赋的。
  记者:我看过一些关于你的报道,知道你以前一直酷爱音乐,做主持却是一个偶然。

  舒:对。我是1997年12月进的电视台,完全是偶然。之前我七岁就学声乐,考入红领巾合歌舞团,一直没离开过唱歌,理想也一直是当一名非常棒的歌唱演员,大学也学的是音乐专业,我认为自己在这方面是很有天赋的。

  记者:在来电视台之前你好像还在一个什么剧团是吧。

  舒:那会我还在长沙市歌舞剧院当独唱演员,当时舞剧不景气,我们剧院为了完成演出任务常去企业演出,正好湖南卫视的《潇湘晨光》节目要改版,音乐时尚节目还没找到合适的主持人,我呢,之前与湖南台还蛮有缘分,参加过湖南台的春节晚会,有朋友就推荐我去试试。一个一边做菜一边介绍音乐时尚的节目还是挺新鲜的,他们也想找一个有表演能力的主持人,于是我去试镜,可能当时没想到会改变自己的前途,状态不怎么紧张吧,就这样选上了。

  风格——我做完节目会首先打电话给妈妈,听她的意见,她也是我们节目的忠实观众。
  记者:现在的娱乐主持人也挺多,像李霞、李湘都挺红的,你认为自己的特色在哪?

  舒:真诚吧,这也是我三年做下来的经验,我想谁都不会拒绝真诚,亲和力是很重要的。当然我也感谢观众对我的宽容,我自己还要努力。我平日都会留心看与娱乐相关的节目,注意学习别人的长处,其实我还有个习惯,就是每期必看自己的节目,这不是臭美,而是为了总结,我做完节目会首先打电话给妈妈,听她的意见,她也是我们节目的忠实观众。

  记者:你常看他人的节目,他人的风格会不会有意无意地影响到你?

  舒:我还没想过要模仿谁,我不刻意做作。就像现在有人常问我形象能不能改变一下,我也尝试着变过一次发型,结果发现那个人不太像自己了,那我并不希望生活中与镜头中的我区别太大,到现在自己没改变形象的原因可能是还没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吧,如果将来改了我会先让观众评判。

  名气——以前没想过名气,现在越来越被关注,做节目的压力就越来越大。
  记者:太尊重观众的感受会不会失去你自己的个性呢?

  舒:我想目前这两者还不太予盾吧。就像三年前我做了电视这行完全凭兴趣,没想到它还有那么大的舞台可发展,也不知观众会怎么评价你,现在知道了,原来观众可任意评价一个主持人,可任意地换频道,我怎么留住他们?这是我一直在想的。

  记者:你现在名气越来越大,有没感到压力越来越大?

  舒:现在压力挺大,还挺适应,就像适应直播一样,虽然可能会出点小差错,但总能以一种兴奋饱满的状态去面对。

  记者:有没设计过将来的路?

  舒:初步打算是认真把节目做好,因为现在的节目还没做到最好。而且今后肯定是要更上一层楼的。这一部分信念也是来自观众,因为以前没想过名气,现在越来越被关注,做节目的压力就越来越大,虽然辛苦,但工作成了一种心情,因为工作完了能有反馈。

  记者:你感觉自己这三年的主持风格有什么变化吗?

  舒:风格是慢慢成熟的,比如语言方面,现在把握一句话更透彻。

  理想——我没想过自己会做一辈子主持人,我会尝试一些其它类型的节目。
  记者:有人认为其实当主持不过是个道具,她说的做的都是靠幕后工作人员指挥,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你怎么看?

  舒:我从进台时就想,主持人不能完全是一个播音的工具,为了能参与到节目制作中,我参与前期策划,写稿,包括后期制作,只有参与这些核心部分,节目的灵魂才能体现出来。当然这也是为我自己留条后路吧(笑),电视是永远学不完的东西。

  记者:娱乐主持人大多是年轻的,你是不是真想以后不做主持了做幕后?

  舒:我没想过自己会做一辈子主持人,我会尝试一些其它类型的节目,这当然是得在台里的安排之下。就像我主持歌友会、《欢乐总动员》,没想到自己还能主持现场的节目,我想也许自己还不知道还有很多另一面的才能呢。

  生活——我本来是个走在街上会因为朋友说了个笑话而笑得前俯后仰的人,现在要顾及形象。
  记者:现在你的生活是不是几乎都被工作占据了,业余时间也不多吧。

  舒:晚上会有点时间,一般是约几个朋友做些信息交流,没太多娱乐,周末也许会出没一些繁华的商场有目的性地购几件衣,(是不是上街总有人认出你要签名呀?)每次碰到这种情况我也很高兴,说明有人认识你了,心中是有小小得意的,另外还是有压力,我本来是个走在街上会因为朋友说了个笑话而笑得前俯后仰的人,现在要顾及形象。其实我也很情绪化的,但有一点,决不带到工作里去。有时直播前我还哭鼻子,一进了直播室又完全变了个人,同事他们对我这点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记者:看报道上写,你现在好像还没男朋友?(据了解有一长期稳定男友。)

  舒(沉默了一会):我想要找一个有事业心、理解自己工作的人还不难吧。别看我外表好像挺时髦的,其实属于传统型,每次与朋友聊到这些话题时,做选择题,我总是传统那类。我对爱情信奉缘分、自然。

  记者:现在名气大了,你感觉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舒:一下子觉得事情特别多了,以前只有工作、生活,现在还要挤出一部分时间给媒体。

  记者:你会不会觉得媒体也挺势利的,你没名时没人理你,现在有名了大小媒体都来采访,你对待这些媒体的采访一般是怎样处理呢?

  舒:我自己也是做媒体的,所以首先想到要支持他们的工作,再说人家也是来宣传我,不是什么别的……(会不会将来你的名气大了,像崔永元、白岩松一样要先通过部门领导安排的采访才接受?)我想现在我不需要通过领导来安排吧,崔永元他们之所以要那样做可能是工作太忙了,安排不过来。

  格言——我不是很看重名利,否则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脚踏实地地工作。
  记者:从你刚才的谈话中看得出,你现在对自己的位置认识够清醒,老强调有压力要继续努力。

  舒(接过话头):我现在的名气首先是依赖卫视这个平台,我在外面拿奖也蛮兴奋的,但这也是观众的宽容,不会让我太骄傲。其实我从小受外公外婆的影响很大,他们在我家书房里贴了一个很大的“忍”字,我那会不太懂,现在步入社会才明白,做人比做事更重要,一个人不能浮躁,要谦虚谨慎,做人方面是永远学不完的。(你会看重名利吗?)我不是很看重,否则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脚踏实地地工作。
 
 我要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 舒高:长沙最时髦的女郎
  • 销售不佳,滚石不与窦唯续约
  • 彭羚出新碟大变"牛魔女"
  • 唱片公司否认毛宁复出传闻
  • 陆毅亲自为三大诽闻澄清
  • 邵兵细品"江湖中事"
  • 热力推荐:
  • 网易原始部落:石器时代
  • 网易积分乐园 天天拿大奖
  • 全新装修策略,网上设计咨询
  • 飞行棋:网上4人对战
  • 网友健康咨询专区
  • 多人练就 流利英语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