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电脑 游戏
影视
音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科技 健康 文化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娱乐圈 -> 一周娱乐圈  

个唱:内地的钞票不好赚了

2001年05月25日09:26:00 东方网 

  听说谭咏麟要来,心里就直打鼓,是阿伦依旧人见人爱?还是八万人体育场仍然空旷。不幸让我言中,有消息传出,因为出票不理想,谭咏麟个唱取消了。

  暂不离休的阿伦永不言败,或许会顾左右言其他。但演出商会痛惜:港台歌手内地演唱会的钞票不那么好赚了。

  但我不禁为阿伦庆幸,为及时刹车的演出商叫好。10年前,正是上海体育馆“谭咏麟个唱”票价翻倍,引发港台歌手捞过界,频频到大陆抢滩;而10年后,谭咏麟知趣地“见不好就收”,会改变他们“大陆演出市场人傻钱多”的概念,让那些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条件到上海,到八万人体育场办个唱的新秀和过期明星打消念头,该干嘛干嘛去。

10年前谭咏麟:内地的钞票赚不完


  10年前,比现在年轻10岁的阿伦就在上海体育馆举行了一场创纪录的演唱会。那次,万体演唱会最高票价飚升到100元,从此,票价节节上升,没有回落过。

  以前在万体,“小虎队”最高票价30元,在“谭个”之前一个月,“林忆莲个唱”最高50元。谭咏麟一下抬价一倍,狠是狠了点。

  然而其时正值阿伦挣钱的好时候。早几年,香港两大天皇巨星谭咏麟、张国荣各自斗法争宠。年轻歌迷分成“伦迷”、“荣迷”誓不两立的两大阵营,斗得热热闹闹。当年上录音乐万花筒资深编辑欧阳诚老师深有体会,一个女学生为了支持张国荣歌曲打上排行榜首,自己一下子写了200封信。为了遏制这种徒费精神的不良竞争,主持人不得不在节目中强调只算一票。不过,囿于八十年代大、中学生的实际消费能力,歌迷也就买盒TDK把自己喜爱的歌曲录下来,中唱上海公司引进出版的谭咏麟最新专辑,卖了一年,不到保底销售额的三分之一。

  仅仅过了几年,到了九十年代就大不一样了,其时谭咏麟的歌迷毕业了,挣上几百元工资,有的还成了小白领。为了自己的偶像,其实更是为了抓住即将逝去的青春期,当然愿意化上100元看看自己学生时代心仪的谭咏麟。当时我的拍档就是“铁杆伦迷”,他还利用电台节目为阿伦“造势”;“我问我的好朋友,演唱会去不去呀?他说,即使没有钱,我卖血也要去呀!”

  事后,香港《明报周刊》列举了这个“血淋淋”的事例,但“假设句”已成了“事实”,好像上海歌迷真的会傻到卖血去看谭咏麟的。大捞一把、挣够了钱的谭天皇志满意得,逢人便说:内地歌迷成千万上亿,内地钞票赚不完。

四大天王:沦陷赞助赠券


  后来香港“四大天王”接踵而至,到黎明来时最高是180元,刘德华“伊思汉之夜”演唱会兴出前三排VIP票,价值400元。入座之后还能拿到一大包伊思丽、伊思汉化妆品,价值220元,实际票价还是180元。

  现场爆满的缘由在于演唱会一开场黄牛竟“跳楼大甩卖”,几百元的票子可以跌到20元。当然这彩印的几百元的票子背后滚着“赠券”的蓝印。

  原来,黄牛收来的大多是演唱会组委会配送给赞助单位的赠券,惯例是冠名“某某之夜”赞助若千万元赠券若干,拉一条横幅赞助若干万元赠券若干,这些赠券当然不会落到赞助单位普通员工手中,首先是作为“公关”,送到关系单位关键人物手中:“您家孩子喜欢某某天王吧?给您几张票。不!不是,我们不是花钱买来的,是赠券。赠券没关系的!”关系单位的关键人物往往是多家赞助单位的关键人物,他们家的孩子常常会有很多不花钱的赠券,实在送不出去落到黄牛手中也很正常了。

  赠券多了,赞助就多,演出商和港台歌手就赚到钱了,赚到的主要是赞助单位的钱。赞助费作为广告费可以打入生产成本,赚到的还有本来可作为利税上交的钱。赞助成了商演的救命稻草也成了票房毒药:赞助越多票房越差,上海歌迷不会用血汗钱去买会暴跌的票,连远道赶来的苏锡常歌迷都知道了,只要不十分紧俏的票,不必费钱先买,到开场了去买“倒跌跟斗”的票,车钿、吃用开销都在里面了。

个唱双赢,天时地利


  上海体育馆以至上海体育场的商业演出其实不怎么商业,基本上不靠票房挣钱。据我苛刻一点的预计,上海几十场大型港台个唱,真正能够光靠票房就挣够钱的只有4场:八十年代末“小虎队专场”。原因:票价合理,6月份就预告,初中、高小生正待大考,无非央父母买票,父母许愿考出好成绩就奖励你去看。所以当时黄牛赚得“翻过来”———30元原价,单张50元,连号60元一张。小虎队歌迷年龄小,父母不放心,往往陪着当“洋葱头”。

  九十年代初林忆莲个唱,原因:票价合理,雀巢独家赞助,赠券极少。林原籍“上海宁波舟山镇海人”,演唱会上还央求大家介绍上海男士作对象,噱头好,唱功好,加之肢体语言极佳,开场时50元的票黄牛翻到100元。

  1993年“刘德华个唱”。我义务当了组委会宣传策划总监,宣传期正遇黎、郭天王盲童学校爽约,马上发表声明,刘天王不仅去盲校,还要去福利院,充分展示了刘德华的亲和力。宣传得力出票极好,首演黄牛还遇上“特大号洋葱头”,两个温州大款买黄牛原价400元的VIP票,一般黄牛翻一只跟斗800元,考虑到他们买两张开价1500元,款爷以为一张1500元,还价“两张2500元怎么样?”结果2800元成交。被当天《新民晚报》报道了,票价更俏了。

  1995年“张学友个唱”。原因:被延迟了一年,吊足了胃口,一年多没有港台个唱,市场饥饿。

  而最为失败的是“童安格个唱”,演唱会还没开,主办单位和协办单位就掐起来了:协助单位没拉到赞助,为减少损失就把赠券便宜卖了,这样更影响了主办单位原本就不景气的票房。最终黄牛票惨到5元一张“电影票价纪录”。

  像童安格这样过气明星就不要到上海开商演个唱了。自从八十年代“齐豫齐秦———天使与狼”商演个唱因体育馆开演前夕着火,仓促移到体育场后惨败,台湾十几年都没有一场本土歌手商演个唱。香港天王天后都是在香港红勘开完个唱用现成的设备、服装、制作到京沪穗再捞一把,属于“年三十打兔子———有它也过年,没它也过年”,效果当然不错,童安格在台湾也没商演个唱,只会到台上“作大招手状”,个唱惨败理所当然。流行歌手商演个唱,应该交给市场、票房,让商演更像商演。限制赞助,比如只许有一个冠名赞助商,或者从赞助费中抽取部分扶植民族音乐、古典音乐演出。

  不要让有限的赞助款落到应该靠本事吃饭的流行歌手口袋里。

上海体育场:最好不要办个唱

  上海体育馆改成“上海大舞台”,更适合港台歌手商演个唱。体育场办什么演唱会?看台好几层楼高,弄几只大象、长颈鹿、狮子、老虎大马戏还差不多。谭咏麟在台上蹦跳,老高老远看上去,比只蚂蚁大不了多少,表情再丰富,用高倍望远镜也看不清。歌手浪费表情,歌迷浪费感情。

  不像足球赛,耸着肩膀的是范大将军,端着双肘像开摩托车似过人的是申思,贴着禁区左上角斜切的肯定是吴承瑛,昂首向前冲的祁宏,歪头苦大仇深的谢晖,看不清猜也猜得出。

  再说足球主要看脚法看意识,坐高坐远视野开阔,现场看球感受氛围,人多势众更爽。

  最早听说在体育场开个唱的是迈克尔·杰克逊。人家打扮得像铁臂阿童木一样还玩火箭升空,演唱会是按体育场度身制作的;气势恢宏的阿伊达当然只好在大体育场,小地方演不了;帕瓦罗蒂、多明戈来了也可以,人家本来就是男高音,穿透力极强,活动着的世界歌王用高台平板车拉着绕场兜几圈,让尽可能多的人瞻仰瞻仰。

  我要是策划新世纪“谭咏麟个唱”,就申请到上海大剧院,票价定到两千,千把个位子就两百万,够谭校长赚了吧。如今,铁杆伦迷也32、3了,白领已混成银领还镶上金边,区区两千一票,“掼派头”、“显示身价”,便宜的还没功夫来看!凭谭咏麟20、30年如一日的“盛名”和“号召力”,装满大剧场总不会太难吧。 
 网易社区歌星影星版
  
相关文章:
  • 个唱:内地的钞票不好赚了
  • 复辟与安慰--戛纳颁奖印象
  • 评论:戛纳拒绝好莱坞?!
  • 专访冯小宁:生活在和平年代
  • 罗大佑的创造地图
  • 关于学院派:不信,不怨,不怒
  • 热力推荐:
  • 网易财经,把握中国产业经济脉搏
  • 你想不想买个便宜手机?
  • 200万网费大赠送,上网充值好容易!
  • 周刊辣快一周精华
  • MP3要多少有多少
  • 166香水站:让名贵香水低下高贵的头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