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电脑 游戏
影视
音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科技 健康 文化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影视频道 -> 电影 -> 电影评论
 

一个七十年代人的捕电捉影

2001年05月31日21:29:16 网易报道 蒙汗药

  我是一条生于七十年代的龙,捕电捉影可能是我的前定。

  据父母考证,我两岁八个月大的时候就拥有了个人历史上第一次观影经历——日本片《追捕》,按说恁大点的小孩懂啥呀,可爸爸说,看完电影回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整天屁颠屁颠地绕着家属区乱转,逢人就伸出一截短短的手指头,象片中的横路敬二一样大喝一声:“就是他!”

  大约三四岁时,《刘三姐》解禁放映,妈妈说,其实电影里的山歌不是黄婉秋唱的,是一位从我们居住的小镇出去的老乡傅锦华唱的。妈妈也是一把好嗓子,每当她洗衣服的时候我就会搬把小板凳坐在她身边,跟着她一起放声高唱“山歌好比春江水……”(这一段可以删掉)

  根据生理学常识,六岁以后我的记忆功能就基本发育完善了,我开始正式登堂入室,尾随电影迷爸爸经常出没在小镇的电影院。1980年代,撞击在我蒙昧视线里的国产电影大多象一幕幕“伤痕”累累的展示:张瑜在《小街》里那顶被扔进男厕所的帽子,郭凯敏那双被踩坏的眼睛;圆明园的断井颓垣,轮椅上凝视新一代中国女排打败日本夺取世界冠军命运多舛的《沙鸥》;《人到中年》里潘虹/陆文婷滴落水杯的眼泪,病床上面色惨白生命垂危的英年知识分子;《小花》找哥哥泪花流陈冲的梨花带雨面容,游击队长刘晓庆背负伤员唐国强在山道上磨得血肉模糊的膝盖;《城南旧事》中小英子忧郁清澈的大眼睛,蹲在草丛里躲避警察的善良无奈小偷,痴情执迷守侯爱人归来的疯女人秀珍,失去儿子眼泪往肚里咽的苦命奶妈;《芙蓉镇》上,豆腐西施与右派结合时门口白底黑字的对联:“两个狗男女/一对黑夫妻”,瓢泼大雨中两人五花大绑时秦书林对着胡玉音的大声断喝:“活下去,象狗一样活下去!”……幸好,还有《我2岁》(日本)的童稚无忌、《海的女儿》(苏联)的美仑美奂、《佐罗》(美国)的英俊神勇、《三十九级台阶》的步步惊心、《茜茜公主三部曲》(德国)的典雅恢弘、《虎口脱险》(英法合拍)的幽默诙谐、《神秘黄玫瑰》(罗马尼亚)的机智果敢、《霹雳舞》(美国)的热力四射、《白发魔女传》(香港)的侠骨柔情、《汪洋中的一条船》(台湾)的励志进取,等等陪伴着我。如此种种调剂了我幼年电影记忆的色度和亮度,采撷着这些难以尽数的精彩银幕画面,我在偏远的小镇上装点起自己色彩斑斓的童年。

  伴随我第一个本命年的来临,我家搬到了城市里。此时最早进入我眼帘的是香港电影《鼓手》,片中意气风发的少年张国荣已经显现出明日天皇巨星的只鳞片爪,我也在心理断乳期里开始了第一次偶像崇拜。在光怪陆离的香港电影里,我的视线聚焦于江湖大佬周润发,模范警察成龙,幽魂倩女王祖贤,红豆妹妹钟楚红,如花头牌梅艳芳,不胜枚举。冠以好莱坞经典的老片也大规模出现了,费雯丽、克拉克·盖博、奥黛丽·赫本、格列高里·派克……我在中学同窗惊异的眼神里唾沫横飞地嘀咕出一串串自己注音的影星的英文名字。

  1993年,我考入上海的一所工科大学,脱下做实验的白大褂,我嗅觉灵敏地游走于从宽银幕到18英寸电视不等的各种电影放映场所。《阿飞正传》里惊心动魄的60秒钟滴答将我对张国荣的盲目推崇转移到导演王家卫的身上——7年后针对王家卫我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影评。于是,我开始学习透过影像追寻电影后面导演的上帝之手,例如吴宇森之于《英雄本色》,关锦鹏之于《阮玲玉》,徐克之于《青蛇》,李安之于《喜宴》,许鞍华之于《半生缘》……在学习外语的名义下,原版电影在校园里大行其道,我们也得以近距离品评原汁原味,当然绝大多数是美国片——美语霸权嘛,《夜访吸血鬼》、《苏菲的抉择》、《勇敢的心》、《燃情岁月》、《阿甘正传》成为我的挚爱。引进大片入侵了,可没多久我却渐渐地对好莱坞的商业片失去了兴趣。国产电影稀疏了,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成为一抹亮色,临近本科毕业,管虎的《头发乱了》、娄烨的《周末情人》触发了我们苍茫青春的共鸣声音。

  研究生阶段,我拥有了自己的电脑,成为一名光荣的淘碟一族,我的观影历程也由自发转向自觉。终于实现夙愿自己当电影放映员了,于是我完全不顾光驱的死活,纠集着一群碟朋看友,几乎每天放一部,目不暇接以至于有同学在宿舍楼下拦住我说:“蒙呀,你干脆哪天放什么片子就直接写在值班室门口的黑板上得了,省了打传呼通知了。”流窜于校园后街繁荣昌盛的碟片摊点,我的收藏目录上又多了一项,它疯狂地吞噬着我有限的生活费。被《泰坦尼克号》败坏了胃口的我逐渐被非好莱坞的电影吸引,狼吞虎咽着类似奇斯洛夫斯基的《红·白·蓝》三部曲、安东尼奥尼的《云上的日子》、奥逊·威尔斯的《公民凯恩》、米哈科夫的《被太阳灼伤》、黑泽明的《乱》、菲力普·考夫曼的《布拉格之恋》、法兰克·戴拉本的《肖申克救赎》这样的电影,在大师作品的引领下学习关注生命的终极意义。

  第二个本命年,我毕业工作,业余时间就在网络上晃荡,经朋友推荐,我进入一组名为“生于七十年代俱乐部”的公共论坛,开始在网络上发表自己对电影的私人之见,在不歇的灌水中大声喝彩或是乱拍板砖。BBS里,同时代的网友们沟通交换镶嵌着电影的青春履历,彼此通过惊鸿一瞥的影像断片追捕着自己这一代人的成长印记。

  后来,我想,为什么不开展一场更大范围的七十年代人的捕电捉影行动?于是,“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我主动交代个人资料如上。

转自西祠胡同后窗看电影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网易社区影星歌星版 
 我要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 一个七十年代人的捕电捉影
  • Liar专栏:浪客·剑心·不夜城
  • 超越生死拯救人生的爱情
  • 电影拍摄之小场记大苦劳
  • 和黑泽明一起踏虎尾
  • 矛盾人性的极端标本:《我的魔鬼》
  • 热力推荐:
  • 网易校友录 重拾旧时回忆
  • 网易电脑 透彻解析IT产业
  • 网易IELTS、TOEFL远程外语中心
  • MP3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 中国队10强赛 风云再起?
  • 万般风情千种味道,集中营里女人堆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